‧‧江湖上有這麼一段傳言,「魂斷金六結、血濺車籠埔、淚灑關東橋」。

‧‧當年我入伍,新訓中心就在「宜蘭金六結」。

‧‧聽那裡的老士官長講,金六節有許多奇怪的傳言,聽他說整個營區從上往下看是個八卦的圖案,在我們隔壁的隔壁是兵器連,他們的廁所在半夜常會冒出一個紅衣女鬼叫小孟的………。

‧‧就在我們連上的後面,是一面大草皮,上面有一塚一塚的突起物,我們雖然一直在這土堆上操課,但是到了快結訓時,士官長再次爆料,才知道那是有「人」的!偶有幾次我往中山室的窗外望去時,宜蘭常常有的綿綿細雨,加上晦暗的日光陳躺在那些塚上,陰冷的氣息常讓我不禁打了幾個冷顫,骨子裡還哆嗦許久。

‧‧其實這些「人」還不可怕,真正可怕的……,是我們連上的魔鬼班長!

‧‧我們這些阿兵哥最怕的地方,應該就是野戰場了,這是一塊約有四塊足球場大面積的草皮,上面有各種作戰用的壕溝、鐵絲網、涵洞等的障礙,當然還有一間大家聞之色變的「化學毒氣室」!這房間治好許多人的感冒……,這一段留到另一篇「超級賽亞人」來講好了。

‧‧在這個野戰場上,我們要進行許多攻擊的動作,要趴啊、要爬啊、要滾啊!基本上就這三個動作,剛說啦!宜蘭老是下雨,每次地上都是一堆泥巴雨水的,操課完的衣服總是由綠色變土色,更誇張的是,還有人滾到狗屎,……。

‧‧在這野戰場的周圍,靠著山方向,就是河堤那邊,有一塊30度的斜坡草皮,那一天的科目叫「滾進」,這科目大家熟嘛!就是在地上滾啊!但是很抱歉,班長宣佈今天咱們在斜坡上滾,然後一聲令下,全部的人先往山坡下滾去,快到底的時候,班長又下令,「好,全部再給我滾進上來」!

‧‧哇!開什麼玩笑,30度的斜坡,加上兩腿中間夾一支三○步槍(二次大戰的槍,很重的),怎麼滾的上去啊,擺明是玩我們嘛!

只見大家叫苦連天,因為滾下去的時候是斜坡,速度相當快,頭會暈,有的還會吐,就這樣滾下去已經差不多半條命給他了,現在還要用全身的力氣滾上去,……。

‧‧結果大家連滾帶爬,終於全部上來了!還在喘氣的時候,班長又說:「聽口令,所有人滾進下去、再上來,這次抓最後一個」!

天啊!抓最後一個,這一次大家滾下去又更快了,我也快要吐了,在滾上來的時候,突然我的腳被槍和背帶卡住,滾不上來,結果大家全上去了,只剩我和一個天兵!

‧‧最後我是倒數第二,因為太拼命而想吐,班長看出來,帶我到一旁休息,這班長是對我最好的一個班長。

‧‧這土堤的陵線上有一間小涼亭,賴班帶我去那兒喘個氣,我坐在涼亭邊休息,然後站起來想要活動一下,當我站起來的時候,發現風吹的好涼,遠山好綠好美,這是台北沒有的,正在享受之際,我發現涼亭旁有一個碑,我走進一瞧,我嚇然愣住了,呆在那裡好時候沒說話,因為那碑上面正寫著:『魂斷金六結』幾個抖大的字。

‧‧想不到「魂斷金六結、血濺……」這話還不是人掰的,難道金六結真的有那麼操嗎?我問賴班,他侃侃地說「其實沒那麼誇張啦,在金六結是不可能操死人的,頂多是『魂,斷筋六節』而已」!

‧‧我心裡想,……魂的筋,斷成六節……


‧‧我站在土堤上,這麼的往下看去,咱們連上的弟兄,一群人還在那兒滾,……

‧‧遠方傳來一聲喝令!發什麼呆,入列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oboder 的頭像
boboder

boboder

bobod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